荒岛求生

时间:2021-06-21 12:48:40 | 作者:姚欣瑞

“哎呀!这湿乎乎黏嗒嗒的是什么啊!好恶心呀!”这件事还得从头说起,说来话长,那天……

那天,我和同学李晓力接受了陈向导的邀请,和他一起乘轮船出去游玩。刚开始,船慢悠悠地前进着,我们沐浴在阳光下,感觉这是无比的惬意。可是没一会儿,突然穿出来“碰”的一声,紧接着船身猛地一晃大家尖叫起来,只见一名水手慌张地跑进了驾驶舱向船长汇报情况,原来船不小心撞到了暗礁。船长正下令放下救生小艇。经验丰富的陈向导却说:“不行,如果等到我们上艇船早就沉了。”说着,赶紧扎了一只筏,让我和小力上去……

岛上第一天

风轻轻吹拂着,正午时分,我们的木筏在一个小岛上搁浅了岛上闪烁着一种迷人、令人向往而又不失危险的光芒。一上岛,陈向导就安排让我们寻找海水冲来的文明人工具,陈向导则抓紧时间盖一个简易树叶小棚。我们回来时他已盖好了。我们找到了许多工具,一条尼龙绳、发卡磨钝的斧头、小刀、丝线……可是这时累得口干舌燥的小力说:“哎呦,可真渴死我了,陈向导你有水吗?”陈向导看了看周围,将一根竹子砍断,说:“先喝一点竹子汁液吧”说完陈向导便在帐篷中倒头就睡。

岛上第二天

当东方鱼肚白的天空闪出一丝霞光,陈向导带我们观察这片土地到底是陆地,还是岛,走在我前面的晓力突然大喊一声:“蛇!”果然,正前方一条五彩斑斓的双头蛇赫然历历在目,它正安闲地躺在地上,两颗乌黑的眼珠闪着冷酷、威严、恐怖的光。一身璀璨的彩鳞虽然美丽无比,可是从身体中伸出来的两个头却让人十分厌恶。我和晓力不禁害怕地全身抖如筛满分作文网www.ZuoWenWang.net子。谁知,陈向导头向前一伸,眯了眯眼,小心翼翼地拾起一根树枝挑了一下“蛇”,那“蛇”却纹丝不动。正当我和晓力猜测着这准是蛇的计策时,陈向导却哈哈大笑道:“瞧!一张蛇皮就把你们吓个半死!”

我们这才如释负重,松了口气,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爬上了一旁的小山,向导极目远眺,说:“嗯,看的见水平线,说明这是岛,没有村落,这说明是无人岛,我们回去吧。”回到了沙滩,陈向导就摆弄着一堆树枝,将一头磨尖插入沙滩中围成一个圈。他说:“我们不能总吃些没有营养的东西,要保持身体健康。这个是鱼栅,涨潮时鱼游进去,等退潮时鱼就出不来了,我在外面游玩时经常看见有人这么捕鱼。”我们连连夸奖,“高!实在是高!这样就不担心食物问题了!”可还没等我高兴,只听“扑通”一声,晓力晕倒在沙滩上了!他无力地呻吟着,手不住地摸着额头,我和陈向导忙把他扶到阴凉处。“不会是中暑了吧?”我猜测着,向导却说:“不会,我看更像是身体缺少盐分。”“盐?我们短时间可弄不到那么多盐!要知道,一升的海水连十克的盐都没有!”我很担忧,可是陈向导却环顾四周,将一块平坦的石头上放上一些沙子,用石子儿围起来,又拿一个椰子壳盛着一些海水,每隔一会儿往里面倒一次,我看懂了,原来将海水倒入沙中用太阳一次次蒸发,最后倒入海水拿掉一颗石子,就能得到浓度极高的盐水了。晓力喝了这“比海水还咸的海水”之后很快就好了。这时,我们头顶上突然传来飞机轰鸣声,陈向导忙用从海中漂来的手电筒打求救信号,不久,我们便获救了。

这次的“游玩”真是太惊险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