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码

时间:2019-06-27 13:03:39 | 作者:赵伯原

随即年龄的增长,我渐渐进入青春期,与父母的交流越来越少,因为初三学习紧张,我每天早出晚归,而父亲更忙,所以,几天不说话都是常见的,我与父亲之间好像有一扇门隔住,而门上的密码,却更不为人知。

其实,我与父亲关系本来就很紧张,父亲当过兵,眼里不揉沙子,常因我的一个小举动就大发雷霆,甚至大打出手,父亲非常有力气,身体也很健壮,我在父亲面前简直就是弱不禁风的小动物……初三之前都是这样度过的,我怕他,甚至有点厌恶他,现在不说话,其实正合我意。

上了初三,不知为什么,我倒不那样厌恶父亲了,我们一周都见不到几次,更别说打了。相比之前,关系缓和了不少。可是有一天晚上,父亲与我一同吃饭,父亲貌似心情不错,一直边对我笑边问我一些事,我却不看他一眼,之时“嗯”“哦”“差不多”不冷不热的应付着,父亲好似生气了,厉声问道:“你怎么现在连最起码的尊重也不会了呢?”我不回答。父亲“蹭”地站起来,我发觉大事不妙,也本能地站起来看向父亲,父亲真的生气了:眉毛倒竖,瞪着双眼,死死盯着我仿佛要把我看穿一样。但下一秒,父亲“打”到我身上的手,我却没有感觉到痛…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…我抬头看着父亲,发现我已比他高了半头,原来健壮的双腿似乎也消瘦下去了,茂密的头发变得稀疏,甚至已白了大半……看着父亲渐渐单薄的身板,我忽然一阵难过,父亲已经开始老了,而我还将那扇门的密码紧紧锁起来。

此时,我的泪流下来了,这不是痛,而是自责,父亲这几年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,而我只是不断的索取、索取,甚至对父亲紧紧关闭那扇大门,我真的很内疚。

父亲的目光渐渐柔和,声音中微微带着颤音:“哭什么,男子汉顶天立地,因为痛就哭?”这句话让我对父亲的厌恶,一下变成了尊敬。再看他,眼眶红了,我怕真的忍不住哭出来,赶紧跑回房间。这一刻,我对伐父亲上锁的大门终于敞开了,密码也随之消失,我开始理解父亲,悔恨自己过去的诸多做法,我真想对父亲恭恭敬敬地说声“对不起”。

对最亲近的人,我上了最复杂的密码,最安全的门。从那以后,我和父亲的关系缓和了,并逐渐升级,父亲愿意为我,拖着疲惫的身体开车来接我下学,一路有说有笑……我也逐渐觉得,父亲绝对是位优秀的军人!也是位正直的父亲!与父亲相处这件事时刻警醒我,不要对最亲近、最关心你、爱你的人设密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