密码

时间:2019-03-28 11:42:00 | 作者:王玉婷

“咔嚓”,门开了。

我跨过门槛,抬头,只见母亲一脸郁闷地盯着我的手机。我有一秒疑惑,随即笑出了声。

“你解不开的,我改了密码。”我得意着,悠然慢步至钢琴前,奏起欢歌。“哎!你设下的密码,我什么时候解开过。”语气哀伤无奈。我的手突的一顿,如潮记忆涌入脑海。

到底,从蹒跚学步到少年风华,我设下了怎样的密码……

我想起了门前满树桃花绽放、娇艳欲滴的样子。那时,我如桃树般让人心生爱怜;那时,我还是个粉妆玉砌、软糯可爱的小女孩;那时我的心思简单,不过一张白纸。

后来,我变了,变得母亲看不透了,变得自己也无法掌控了。

我在想,这个中缘由,到底是不是那赫然入眼的枝折花落的桃树……

自入初中以来,我已经无法算清与母亲争吵的次数。日日争论、日日吵闹,如此这般,我成了那枝折花落的桃树,再不惹人喜爱,也不招自己待见。

我会因为考试的失意而失魂落魄,母亲也会因此化身来自“地狱”的“罗刹”,千般责怪、百般讨伐,凶神恶煞。于是我的一腔怒火便会爆发,一场争吵也就此点燃。

我会因为想添置两件新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衣而对母亲纠缠不休,母亲也会因此大动肝火,责备我不够努力,不够积极。于是,我会鄙夷她的吝啬,直言她那不过是借口。于是,一场冷战拉开帷幕。

后来,我与母亲甚至会因为一杯水而争吵。面对铺天盖地的责骂声,我唯一能做的,只有收敛情绪。这时候,我才真正明白了一句诗——一片轻纱似的情绪,本是空灵,现时上头全打着拙笨补丁。这句诗曾一度成了我的人生写照,只是,我并无林徽因的才情,多的只是小家子气的拿起了就放不下的羁绊。于是,我只好给自己的心上了密码,叫别人无法解开。可是太久了,自己也难解了啊……

我回过神来,才发觉“欢歌”早已变了调,不知不觉中,变得悲伤、哀婉。

我慌忙将手拿开,停止了这令人沮丧的声音。

我猛地摇了摇头,站起身,当着母亲的面解开了手机密码,随之而来的,是从未感到过的心旷神怡。

我想,密码锁住的不单是我的心灵,更是母女之间的相互信任和理解。解开密码,重回母亲温暖的怀抱,这是多么令人畅快的事啊!

不要让无形的心灵密码锈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,敞开心肺,世界会变得更加宽阔和灿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