暖意

时间:2018-08-29 13:15:12 | 作者:何鹄宇

又是一个冬日。

我骑车上学。风很是寒冷凛冽,但正午的阳光很明亮,照在身上亦有暖意。我很有劲,脚下飞快地蹬着。快到学校时,我看见前面有个熟悉的身影。

我紧蹬几下追了上去。“嗨!”我冲他喊着打了声招呼,他转头,笑了,明亮的阳光下是一张干净的脸。

他的笑脸是我一段温暖的记忆。

那也是一个冬日,空气里满是浓稠的推也推不开的寒气。寒风像个精怪的小妖精钻进脖子里、袖口里,冰冷冰冷的。我发现上课已快迟到了,把书包往身上一背赶紧推车出门。刺骨的冷风在耳边呜咽,自行车轮胎有些缺气,我拼命地蹬着脚踏板,骑得很费劲,

猝然,“吱呀”一声,车脚踏似被冰封般,怎么也踩不动。急急歪身跳下车来,蹲下身去看见那链条似被宣判死刑的犯人,被死死地困在油渍斑斑的支架间,倒霉,用劲过猛链条掉了。将车推到路边支好,找根小树枝,在冰冷的寒风里捣鼓那链条。可满是黑油的链条像条细细的死蛇,卡在那里怎么也挂不到齿轮上,我又急又气,一不小心车子又哗啦一下翻倒在地,我看着倒在地上像垂危病人的自行车,束手无策。

就在此时,听见一阵的急刹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车声,转头一看,一个穿着和我一样校服的男孩停在我身边。“车链掉了吧?”他跳下车。

我无奈地喘了口粗气,点点头。“我帮你看看吧”,说着他把车在一旁支好,捡起小树枝,蹲下帮我修车。他倒动脚踏板,将小棍于链条中间,随即调动档位,缓缓地转动脚踏,看上去很是专业。可那车似乎在和我们较劲,链条始终没有挂上去。几次尝试后,他直起了腰,“真修不了,你这是档位坏了,你坐我车吧,不然我们都得迟到了!”

我赶紧将车锁在了一家小店的门口,跳上了他的自行车后架。他吃力地蹬着脚踏板,很用劲。路上,我们互问了姓名班级,居然是同级的,立刻就有了熟悉亲切的感觉,我记得我跟他开玩笑说“你一定是猴子派来的救兵!”我听见他笑声中有重重的喘息声。那一天,我们都迟到了,各自急急冲向自己的教室。

下午放学,欣然发现他站在我的教室门口等我,明亮的笑脸很温暖,那一刻,我的内心也有一种喜悦和暖意在激荡……

从此,我们开始了友谊。每日的斜阳下,两个少年,伴着夕阳的余晖,结伴回家。

记忆是一位永不说谎的孩子,我每每记起当时,心中都会充满暖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