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距离的作文

时间:2018-08-19 12:08:09 | 作者:胡润韬

一脸怪笑得我,眼睛骨碌碌地死盯着厕所蹲坑里的同学。同学光着屁股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像极了扫黄现场被抓的嫖客。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极其邪恶的想法。

我早已过了可以皮到无法无天的年龄,但我的思维却仍停滞在小学四年级时的捣蛋鬼的阶段里。可以说,现在的我与童年的幼稚的距离不是越来越远,而是越来越近了。

为什么我的思维会倒退?我总是坐下来做思考者状:屁股挺起,两手托着下巴,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但总是无法理解透彻。有时我认为我太可爱,不由自主地把自己的行为也变可爱,有时又认为自己是没有长大,有时还觉得是我天生幼稚活泼变不了……

思考许久,我最后还是没下定论。或许是头脑思维,要么是先天问题,在有可能就是真的倒退了……

至此,我还是没有感觉出太调皮会太糟糕。直到发生了件大事。

一天,我吹着口哨一蹦一蹦地去上厕所,猛地发现有位正傻憨憨地蹲在厕所的同窗。我暗说:“有的玩了。”悄悄走过去,奔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到他旁边,对他耳根说:“你蹲真爽!蹲半小时了哈!”说完,诡异地将嘴咧开45度,笑了几声,活像恐怖游戏里的鬼画一般。

那位仍十分迟钝,没有一丝反应,眉毛倒竖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和疑问:“你想干什么?”但他又似乎有所反应,便回话说:“走开,你这样站着,我拉不出来。”

我恼了,上前去,嘴上叨念着:“拉不出来是吧,那你就永远别出来!”说着,腾起一脚,便把他踢到水槽下去下面。下面,满是“黄金”。

暴怒。

……

我又一次陷入了思考,脸上写满了问号。我该如何剔除这种性格呢?如果它能像牙签清牙缝一样简单、轻松、愉快,那该多好!可这却成了拉小孩去拔虫牙,死也不改正,不去除。

但我也总是想到:童年与青春的距离,即使大,也可以保持沉稳,抑或幽默吗?答案而非否认。它们可以共存,确实也不可能只存在一个。但只要不偏激极端,也应该能维持两者相对的均衡。

想到这,我感觉距离青春有进了一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