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忆

时间:2017-03-07 22:12:49 | 作者:佚名

十七岁有些稚嫩,十九岁有些老成,十八岁方正好。告别稚嫩、憧憬未来、敢想敢拼。

七岁前的我,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,从一无所知到洞悉人情,享受着爷爷的偏爱,徜徉着爸爸肩上的世界,习惯了妈妈暖和的被窝。

饭罢后伙伴的呼唤在耳边荡起,倾刻原野——我们的世界飘起无邪天真的笑语,墙头树上的杏儿、枣儿总是等不到成熟已被我们摘的稀稀零零,《西游记》重三覆四的看还不知烦,仍沉迷在“美猴王”变幻莫测的仙术中。转眼,到了入学年龄。

可恶的铃声行动总是那么迟缓,耐着性子还等不到它响急得我们直冒汗。由于贪玩总是踏着铃声进校门,跑的气喘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吁吁。小学的路总是太短,禁不住我们走,总是在分别时抱怨时间过得太快。

为了逃课在庄稼地里呆一天而不敢露面,接到老师的反映第一次浅尝了爸爸的大巴掌,受到老师罚站互相偷偷的瞅着傻笑,至今让人深深思恋。

上中学了,第一次离天父母去自己生活,别提多高兴!可事与愿违,夜深人静开始想念家里的被窝。总是抱怨一周过的太慢,回家的路太长。几周下来也就被驯服了,有了自己的好朋友和熟悉的老师,习惯了这种大集体生活。

习惯了没有父母管束的生活,以后每周总是早早的来,为的就是和意投的好友相见,打打篮球,侃侃而谈自己的所见所闻及远大理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