值得我记忆的那个人

时间:2017-03-07 22:05:36 | 作者:佚名

“安静,辉哥来了!”

本来吵得如集贸市场般的教室霎时安静下来了。几秒钟之后,楼道中传来了一连串皮鞋踏地的声音——那是辉哥的皮鞋与地面亲密的撞击所产生的。撞击声渐渐变响,如一首清脆的木琴曲到了高潮。又过了几秒钟,清脆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教室门口探出了一个不大的脑袋。

这是怎样的一个脑袋呢?脑袋的额前留着一撮像极了逗号的头发,这是辉哥的标志。头发总会不听话地下垂,这会触到脑袋上的一双深邃的明眸。这双明眸十分犀利,总是喜欢直勾勾地盯着你,看穿你的所有谎言。明眸的下面是高耸的鼻梁。以鼻梁为中心,黝黑的皮肤不断扩散,覆盖了整张脸。

“说呀,怎么不说了?都有第六感呀?”辉哥气愤地说。

辉哥是我们初二时的班主任,教语文。“辉哥”是我们这群“胆大包天”的90后给他起的昵称,实大不敬矣。但后来叫久了,便觉得这反而比“老师”亲切,于是就一直这么叫着。

辉哥的生活习惯不是很好,总喜欢在教室里吸烟,这令我们反感。可是,从那件事之后,我对辉哥不再反感,反而觉得他很伟大,值得我去记忆。

有一段时间,辉哥上课是总是不停地咳嗽,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没心没肺的我们戏谑地说他得了“烟民综合症”。

一天下晚自习后与同学讨论问题过久,可忽然发现语文作业还没交,一看表,晚自习已经下了30分钟,于是赶紧抄起作业本就往办公楼狂奔。途中就想,这么晚了,辉哥定然已经走了,只能先放到办公室的门口了。

片刻便到了办公室,此时我却发现门仍然是开的,而且还有些许光线映在地上。我感到十分疑惑,便进了门,向黑夜笼罩下的办公室看了看——角落处的一个办公桌旁,亮着一盏台灯,灯光下,是辉哥的身影。而别的老师都已离开。这更加让我感到意外。辉哥近日身体不好,此刻他本该回家的。

“咳……咳………”辉哥又开始咳了。这时,我的心中泛起了些许感动。我走到他办公桌旁,把作业本交给他,然后对他说:“老师,休息休息吧。”辉哥回过头看看我,沉默了几秒钟,然后笑着说:“男人嘛,没事!天晚了,赶快回家吧。”

细微之处总能反映出人的品格。纵然辉哥在教室抽烟,纵然他生活习惯不好,我也依然敬他,因为他敬业,他拥有最伟大的师德呀。

仍难忘却辉哥的座右铭:“青灯孤影,何悔?披星戴月,犹乐。”噢,辉哥,你是值得我记忆的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