礼物

时间:2018-07-08 11:23:28 | 作者:杨文轩

这小型音乐盒,是一次生日时朋友送给我的。

那是一个寒风刺骨的冬天,风中夹杂着阵阵鹅毛般的大雪,行人的身影早已不存在路上。我想,之前我邀请的同学也许不会再来了。但我还存有着一丝盼望和希望。几秒过去了,几分钟过去了,几小时也过去了,世界上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也听得清清楚楚。表上的针走着,滴答滴答、滴答滴答……无聊极了。我不存在希望了,正要回卧室时,一阵悦耳的铃声从墙上的挂机响起,我漫不经心地走过去,把门打开,看见的是一位熟悉的身影,搓着手心,听见得是一口又一口的喘气声。原来,这是我的同学,但我却并没有邀请过他!邀请过的同学没来,没邀请的同学却来了,我被他所感动了。突然,他一拍脑袋,似乎想起了什么,接着,只见他跑了出去,我关上门,赶紧也跟着跑了出去。雪还在下着,那一片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片冰凉的雪花飘落在我的头上,渗入头皮里,只感到冰凉,除了冰凉,什么都没有。过了几秒钟,我看到小区的门口有着一个身影缓缓地移来,步伐局促,但还是很慢。我朝前走了几步,那个人举起握拳的右手,我隐隐约约地看到那个人的手里拿着什么东西。只见他来回摇摆右手,并开始向我站得地方跑来,似乎还喊着我的名字。他过来了,还是那位同学。他将那个小型音乐盒塞到我手里,他的手紫红紫红的,脸也是一半红,一半紫,他的每一个器官都是冰凉的,但我却没有感到任何冰凉,他也没有感到任何不适,他面带微笑,在雪中唱着生日歌,他的裤腿满是白雪,甚至脸上也满是白雪。星星悄无声息地来到,就像一双眼睛看着这一幕。

数数时间,有四年,或者更长,或者更短。每当看到裤子上挂着的小型音乐盒,雪花飞舞的图片,总能想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