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同学

时间:2018-06-22 10:06:21 | 作者:徐一彤

我们班有个“唐僧”,我想大家都知道他是谁。

每天上课,他就在后面自言自语,他说话为什么没有人理他呀?一是上课本就不应该讲话,更重要的是谁也受不了他的念经。

如果你到我们班,发现后面有一个人,嘴在不停地动,那个人一定就是唐僧——小严。

上课,小严老是叫我,“徐一彤,徐一彤。”我不理他,他就点我一下,我转过去问他:“你干什么?”他说“你看看这个,老好笑了。”

就为了这个,叫我?我转过去没有搭理他。“徐一彤,徐一彤。”“徐一彤,徐一彤。”“徐一彤,徐一彤。”……

我一直在想,为什么孙悟空在唐僧念经的时候,不找一个耳塞堵住耳朵呢?今天我终于想明白这个答案,唐僧无时无刻念经,孙悟空不可能无时无刻堵住自己的耳朵啊。

小严是唐僧,我是悟空。他还在念经,而我只是假装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听不见。他跟唐僧不一样的地方,唐僧的经是为孙悟空好,是为大家好。而小严的经,让我没有办法专心学习,让大家没办法专心学习。

所以,我觉得他应该叫“假唐僧”。

我问他:“你干什么这么唠叨。”他眼珠一转:“我唠叨吗?你觉得我唠叨呢?”“非常唠叨!”他竟然满脸委屈。

他是一个没有认识自己唠叨的“假唐僧”。

他的“滔滔不绝”表面上像“丁文涛”,其实更像“毛超”,十句话中有八句都是废话。他说话没有人愿意听,就好理解了。

小严好像掉进了唠叨的泥潭,他讲的废话越多,别人越不愿意听,别人越不愿意听,他就更卖力了,制造出更多的废话。从这个角度想,我觉得许岩也很可怜。

每次有人讲话,老师问谁,肯定不用想,基本都是小严。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。

可怜、可恨的“假唐僧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