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的

时间:2018-04-13 12:21:21 | 作者:张洋

秋雨以不输夏日暴雨的狂躁,高调地砸进了高三“低压中心”,杂七杂八的琐事四处迸溅,淋得人狼狈不堪又浑身凄冷。

周末作业正忙得我焦头烂额,一通原先初中时好友的电话却至。我有些诧异。我们二人虽就读于同一所高中,但三年无缘同窗,彼此间不大联系,交情便淡了下来。如今见面仅点头之交而已。

我脑海里不由得浮现起原来二人熟稔时的情景——雨时合伞,饭时共桌,饮时同杯。三年同起同住,平时更是知根知底,无话不谈,更兼志同道合,学业上也能相互帮扶。就是这么一个曾经亲密无间的知己,我低头看了眼手机上显示的名字,内心复杂地接通了电话。在这个“秋雨欲来风满楼”的时节,她大概是不会来找我叙旧的。

“你好啊,是我。”她声音一如既往的清亮。

“真是好长时间没和你说话了。原来班里的同学现在就剩我们几个还住校了。”是啊,初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,能进同一所高中本就是缘分,这两年我们还能在宿舍楼里打个招呼,实在是难得了。

她接着说:“是这样,我宿舍这学期本来只住了两个人,而另一个同学这几天就要退宿,舍管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又不让我单独住一间宿舍。我想你能不能搬过来和我一块住?”她语气小心翼翼又充满期待。

这让我始料未及。险些脱口而出的“好”字在我舌尖转了转,又被郑重地咽了回去。我想到了这一年来与我同舟共济的舍友,又怎么能对她们轻言离去呢?

我好像忽然失去了表达的能力,含糊其辞的解释好像都成了我摆脱她的借口。我语无伦次地拒绝了她,所有的歉意都变得苍白虚伪。她听出了我的为难,失落地挂了电话。

她应该失望的,对我的不顾旧情。

我怅然若失,这与那面临前任现任选择的偶像剧经典戏码如出一辙。我孤身一人,被张牙舞爪南下的冷气团包裹得透不过气。

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如此脆弱,尤其在面对人情取舍之时。我们往往会作出看似最恰当的选择。我不得不承认,在拒绝的那一刻,我其实更在乎如今身边人的看法,那些“无关紧要”的老交情便被搁置一旁,渐渐烟消云散了。

友情如此,亲情如此,爱情如此。可春去秋来,我们似乎什么都难以相留。人生只有往前看,正如《夏洛的网》写道:“新的蜘蛛出生,还有新的羊羔、新的鸭子、新的春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