缓慢而优雅地成长

时间:2017-02-07 10:26:47 | 作者:佚名

七堇年说:“路是时光的命脉,通向生命不知名的隘口。”前途难卜,命运难料。然而,当我们缓慢而优雅地成长,当阳光漫过岁月丛林千里迢迢而来,带着森林香味,带着草长莺飞,我们将迎来温暖明媚。

诗情木云间,伊人如斯美。显赫的家世,她的本性并不是追名逐利,而是满身的韧性与浑厚的文化内蕴。身处杭州,她优雅地成长着,缓慢地绽放着。江南水乡的氤氲赋予了她柔婉的气息。从杭州到上海,她从懵懂幼女变成了腹有诗书气自华的灵动少女;从上海到伦敦,她收获了建筑学于自身的意义;从伦敦到北平,她得到了泰戈尔的肯定;从北平到美国小城绮色佳(Ithaca),她的人生因沐浴博大学术的光辉而升华;从绮色佳到东北,她的生命在不断燃烧自我的奉献精神中灿烂……林徽因,正是缓慢而优雅地成长使她成为一个如水又如钢的奇女子。

她清新绝艳,却从不躲避世俗尘埃,她的优雅让她在这个纷扰的世界心境清明始终如一。“背灯和月就花阴,十年踪迹十年心。”从此地到彼地,是一次又一次地出发,亦是一次又一次的成长与沉淀,使她更娴雅动人。即使踏着荆棘,也不觉痛苦;即使挥洒清泪,也从不言弃。寂静的夜闪耀着娇美的莹光,护送她轻轻踏过荆棘,以优雅的姿态迎来绽放。

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娴静大方,李白的优雅和浪漫显得有些异端。李白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自少年时出三峡,“泛洞庭,东游吴越,北上太原,”他想用大济苍生之志来济天下。踏过千山万水,沉淀出人生的智慧,唱出澎湃之歌。李白知道仕途的艰难,也知道自然的山川可以阻挡前进的脚步,但事实证明,他活得潇洒而优雅。他喝酒,“天子呼来不上船”;他作文,“曾令龙巾拭吐,御手调羹,贵妃捧砚,力士脱靴”;他游山,“五岳寻仙不辞远”;他写水,“黄河西来决昆仑,咆哮万里触龙门”。高兴时,“仰天大笑出门去,我辈岂是蓬蒿人”;悲伤时,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;惆怅时,“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”;愤怒时,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,使我不得开心颜”!

四季轮回,花开花落是自然之势,春天的生机无法抵挡,冬天的凋谢之势也无法改变。我们是一朵在前行道路上含苞待放的花蕾,要做的只是不断修炼更美好的自己,优雅地成长。盛开时积极美好,落败后仍会渗入春泥更护花。冬天残缺的花朵也是在积蓄力量,等待着下一轮的绽放。

就像余秋雨所言的苏东坡,成熟是一种并不耀眼的光辉,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声响,一种不需要对别人察颜观色的从容,一种终于停止向周围申斥求告的大气,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,一种洗刷了偏激的淡漠,一种无需声张的厚实,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。每一个缓慢而优雅成长的生命,终会散发耀眼的成熟光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