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的时候

时间:2017-02-07 09:48:10 | 作者:佚名

小时候,特别不喜欢待在家中,总是“早起晚归。”地风雨无阻地去学校——那个有小伙伴和垃圾食品的地方。

记得有一次,母亲将早饭又热了一遍,作为中饭,我拍着桌子向母亲吼道:“又是剩饭!你为什么总是懒得做中饭?你总说太忙,可你哪个中午没有睡午觉?”

那时,母亲的发丝凌乱,散布在她的脸上,岁月碾过她的额头,留下道道沟壑,母亲那枯黄的脸上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,嘴唇泛白,似乎很疲倦地说:“孩子,妈身体不好,常年日晒雨淋,年纪越大,病状就越多,妈下午还要到风口站着处理水果的尾子,真的很累,妈的腿、腰和肩膀浑身都痛……”

母亲的头越埋越深,而我却丝毫没有察觉。其实,当时只是纯粹想找个理由,不吃饭,早点去学校买零食。于是打断了她的解释,径直走向门口,摔门而去。

走的时候,是那样的决绝,丝毫没有考虑母亲的感受。那句寒风中传来,带有颤音的“你要理解妈啊!”是那样的沙哑、无力,我从中听出了一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位母亲深深的自责与愧疚。我心中似乎有那么一丝悸动,但终究忘却了罢。

只记得,从那以后,母亲改了许多,我也很少吃到剩饭了。

再次想起这件,我已成为初中生,那是我的第一个初中“长途旅行”。

走的时候,夕阳西下,染红了半边天,映在人们的脸上,给人涂上了一层淡橙色的妆,夏季的余热吹来。九月的一切都显得安详与美好。竟使我第一次觉得不舍,不舍离开这家和这十二年的母亲。

那句“你要理解妈啊。”当时是那么漫不经心,不在意。现在却使我无法释怀:爱是双向的,但我只看到单面风景。

我是那么想向母亲说一句:“对不起。”但终究只是仰起头,将泪强忍了回去,回头笑着看母亲。母亲的眼中充满了担忧,沙哑的嗓子还没好,仍是逞强地喊了一句:“在校要吃好。”

我改怔了一下——原来母亲从未忘记。

走的时候,我对自己说:“妈,我不是个好学生,更不是个好女儿。但从今天起,我一定去尝试改变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