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走寻常路

时间:2018-01-12 09:52:17 | 作者:佚名

凡有所执,必有所痴,强极则辱,慧极必伤。

——题记

我在这条路上走了多久了?十五年了。还要继续走下去吗?当然。在那年秋季枯燥、灰暗而瞑寂的某个长日里,沉重的云层低悬于苍穹之下,我站在这片阴暗的、异域般的土地上,告诉自己,我终久要活成自己期许的样子。

我是一个古怪的女孩。小时候母亲曾经告诉我,女孩子的一生应该起来庸自纤纤手,举案齐眉,相夫教子。我说,我不,我要执笔成文,提笔为武,我要写自己的文章,走自己的路。

曾经,我被视为一个古怪而偏执的孩子。年复一年,粽叶飘香,亲友欢聚一堂,在粽香中,我眼前总能幻出一位国士的脸,千古汨罗水,烧痛了喉咙,灼伤了眼睛,闻着那棕香,我总能流下别人不解的泪。我在不适宜的年龄便养成了言少寡欢的性格,在自己的世界里兀自生长,我有自己的思想,自己的见识,甚至曾因此被视为怪胎。然而,只有我自己知道,一切努力全然出自我的“作家梦”和那一帘痴想。

我走了自己规定的路,我渴望成为一个作家,于是在童年时代,我和整个世界背道而驰。我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不分白天昼夜,写出来的文章,大人们也不甚理解。六年级那年,我告诉母亲,我要写一本小说,她一笑了之,不置可否。那时候,我问自己:“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?”因为我希望拥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,我不希望跟别人活得一样。

那一年,我用了六个月的时间,写出了六万字的小说,发行1。2万册。同年,我出版了第二部小说,接受了主流媒体的采访。在一片期许和羡慕中,我心如止水。

“你还要坚持吗?”要。“你已经坚持了多久?”十二年。背过镜头,在冬日寒夜里,我轻声问自己。窗外是鹅毛般的大雪,天冷了。我似乎在一片浩渺辽远的黑暗中看到了第一缕黎明的曙光——近了,近了,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我想要的人生,我多年来期许的一切,似乎就在一个遥远的彼岸,像我偷来希望的温存。那一刻,我哭出了声。

微茫的成功里,幻出我曾经努力的幻影。我记得,我曾提笔伏案至凌晨五点,我曾枕书达旦、咖啡飘香。我曾用整个童年漫游浩瀚的书海。稚儿擎瓜柳棚下,细犬逐蝶窄巷中,人间繁华多笑语,笑语中,我一个人站在黑暗里,孤独为伴,梦想以航,除了一个大而空的“作家梦”外一无所有。曾经,他人笑我古怪偏执,如今我用成绩告诉他们,我的梦想绝非空想。

其实,哪里只是逐梦那么简单。我只是不希望……和别人活成同一个模样。性情乖僻,又没有一张讨喜的脸蛋,努力若此只是不甘平庸。这世上有千百种人,穷尽一生大都活成了一个样子。我想要的,便是从童年时代的特立独行,我想要属于我一人的人生,不甘重蹈覆辙,把短短一世活成他人。你说我偏执也好,古怪也罢,我终究走在一条满覆荆棘的路上,和人潮背道而驰。但这条路,是我自己选的,不走寻常路,我创新了整个人生。

任你雨横风狂三月暮,看我何妨吟啸且徐行,谁怕?我既非智者,也无法做枭雄,只渴望青灯黄卷,簞纹灯影,渔村蟹舍,暮鼓晨钟。说到底,我希望活成自己。

所感所言,所执所痴,皆有因。今日,对着星海迷茫,我问自己:“你还要走下去吗?”要的。一个女孩子为什么要这么拼命?因为,我要活出自己的人生。哪怕希望渺茫,哪怕这条路从一开始就通往了悬崖,我还会走下去,选择文学选择孤独,同时,我选择了自己的人生。

如今,坐在黑夜里,窗外是一片迷蒙,楼宇隐没在黑夜之中,然而远处还在繁华叫嚣,孤独大抵就是这么个东西。从我选择走上这条不同他人的路开始,一直是这个感觉。

什么不走寻常路,说到底,终究是我选择了自己的人生,活成了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