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中的春天

时间:2019-10-27 14:33:51 | 作者:王静宜

盼,杏花微雨,桃花烂漫。每一株都像未经渲染的心,毫不羞涩地挂在枝头,盈盈欲滴。

——题记

是谁打翻了春天,倾泻出这一地的色彩?当南来的风拂过麦田,溪水也开始叮咚。树木的枝丫仿佛一夜之间便被新叶覆盖,郁郁葱葱,散发着无法阻挡的绿意。

我最早钟情的春天藏在梧桐叶里。家乡有棵梧桐树极为古老,根虬枝繁,极有气势。它总等不及温度的铺陈开来,迫不及待地暴露了春天的酝酿。

幼时喜欢和哥哥爬上那高高的梧桐树,躲在那绿叶之间,听大风过处满树翻滚着的绿色回声。那时新生的细叶伸出毛茸茸的手掌,翻卷成阵阵绿浪。阳光从指缝间透过,变成一根根金针,在青翠欲滴的叶子上织出灿烂的画卷。大风过处,抖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落一地碎影。

偶尔淘气,把梧桐叶拽下几片,粘成一把小扇子,呼扇着四处炫耀。却总是受到母亲的一番训斥,但仍兴致不减。

和风煦日,藤蔓的新芽在时光的墙上编织一段锦绣。日光渐暖的时节,连破旧的残墙也盛开出美好。或许,朵朵蔷薇开满篱笆,落得此情此景,或喜,或悲。

如今,我已不再稚嫩。不会再爬上那高高的梧桐树,也不会摘下梧桐叶来做小扇。但这仍是我心中最钟情的春天。可无华丽的牡丹、芍药,仅仅是淡桃和梧桐足以。日光划过浅蓝的天空,或许空气也会被染蓝。

春天许是如此,梧桐、溪水、阳光、天空和几许微风。我心中的春天,仅此而已。

愿,一年好景君须记,最是草木芬芳时!

——后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