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乡愁

时间:2019-10-11 14:23:32 | 作者:代思涵

“露从今夜白,月是故乡明。”中秋佳节,阖家欢庆之日,爸爸却捻着酒杯,举头望月,喃喃自语道。天上有两颗星,我们看来不过是几十米远的距离,实际上却可能有几百万光年,爸爸的眼角也有两颗星,星里倒映的是故乡。

父亲长得有点黑,但他故乡的人少有白皮肤的,在他们中间,我父亲也算是较白的了。他的眼睛深邃而又明亮,我总是能从中挖出他的思想,感受他的心情。

他本是青海人,和江苏有大半个中国的距离,但他来了,还在这儿扎下了根。

他在南京上的大学,当初他一个人抱着被子,提着小凳,在火车上摇摇晃晃了三天半才到达大学,用他的话来说“简直坐的都不知道方向在哪儿了”。但在大学中,他认识了我母亲,后来在江苏——母亲的家乡安了家。

逢年过节,即使青海和江苏的时间差异大,他也坚持要和奶奶他们问好聊天。在这中间,手机充了又拔,拔了又充,滚烫的手机外壳如同父亲那颗思乡的心。外婆悄悄对我说:“你爸爸简直疯了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,还不睡觉?”我在心底暗自叹息:你们都不懂他,我懂!那不过是一个游子,对于故乡家人的愧疚罢了。

后来,青海的西宁也开放建设起来,但速度很慢,收效甚微,爸爸在江苏看着着急,颇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惋惜:“怎么会这样呢?怎么会这样呢?”他们都不解于父亲的焦急源于哪里,我知道,那不过是一个游子对于故乡发达的期盼和渴望罢了。

在去年除夕夜里,爸爸和他的亲朋们在手机上用视频喝酒聊天。他好高兴啊,整张脸涨得通红,眼里是藏不住的笑意。但其实手机的摄像头摇晃的连手都没拍到。妈妈把这发到朋友圈取乐,但我却知道,这其中深藏的,更是一个游子对于故乡的深情的怀念。

曾经有人说过“回不去的才叫故乡”,父亲对此深有体会,想回去看看,又顾及许多,只得了了。

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。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谨以此句,献给我的父亲。这里,将会是你的第二个故乡,我们,是你永远的故乡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