邻居

时间:2019-09-21 10:26:59 | 作者:王子璇

曾经,暮云叆叇下的那个小镇,墙皮褪色的那座矮楼,走廊里弥漫着油漆与墙皮的气味。我就住在这里,楼层不高。正对着的是看起来脏兮兮,灰色又难看的一道门。相隔不远,两家却交流甚少,虽说是邻居,却全然没有熟悉与热情。

一位四十出头的妇女和她儿子一起在那门后生活。一家之主去哪儿了?反正我从小到大没见过。那阿姨姓什么,我也从来不知道。但是,全小镇都知道关于她家的一个事实,并且因为这件事,对她家起很大的防备之心——她儿子是个傻子。

我对此表示同情:好好的一个小伙子,这个年纪理应上大学,可惜先天痴傻。眼睛飘忽不定,不时流着涎水,而且“乌拉乌拉”的自言自语。为此他母亲也是受尽了苦。头发永远都随意绑在脑后,显得那么没精神;穿着永远是那么平常,显得那么不起眼;走路永远佝偻着身躯,显得那么没气质。

那个地方,人赚的都不多。阿姨为了赚点外快,耐着性子,花了多少年教他儿子骑小车卖面条。于是她每天跑动跑西赚钱,留下一个傻子儿子在小镇里骑车买面条。毕竟都是邻居,尽量减少偏见,我奶奶总是照顾着的多买她家的面条。

有的时候,大家的防备之心也不是没道理。满分作文网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我奶奶独自去买她家的面条,那一刻他儿子又不知道在想什么,直接拿擀面杖在我奶腿上来了一棍子,痛的我奶奶连滚带爬才逃回家。我爸为此十分愤怒,偏要带着我奶上人家家里讨公道。在家门口对阿姨指着鼻尖子脱口大骂,阿姨都不敢直视我家人的眼睛,紧紧攥着衣服布角,低着头,只是不停地弯腰鞠躬,谢罪,承诺赔偿,其他什么都没说。谁知这一闹,小镇里的人都算是“趁火打劫”一起将矛头指向阿姨:“你儿子把我女儿吓着了!”“你儿子把我家菜挖了!”“你儿子把我家摊铺砸了!”大的小的,轻的重的,有的没的。但是阿姨全然没有为自己开脱,只是赔礼谢罪,赔礼谢罪。

我对于她有有新的同情了,别人怪罪于她,而她又怪罪于何人呢?和一个傻子儿子一起生活,怎不是耗费耐心的过程。又何尝不是心惊胆战?可是谁能听她诉苦?

自此,奶奶不再买她家的面条了,我爸不允许我在和她家打交道,她也没再敢将儿子放出家。两家虽为邻居,却又像远在天涯。现在,暮云叆叇下的那个小镇,墙皮褪色的那座矮楼,她在不在了,我不知道,她家好像离开了我们的世界,杳无音讯了。

对于这样不幸的人,我只能愿天保佑一生平安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