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心中的苏东坡

时间:2019-09-19 10:52:00 | 作者:李怡秋

“江山如画,一时多少豪杰”如此犷野豪放的词,大概只有苏轼才能写出这种味道。人人只知他豁达洒脱,豪情万丈,却从未见过他深情温柔的一面。

幽幽的小路向深处蜿蜒,我不知身在何处,四周雾蒙蒙的,顺着小路走下来,尽头是一个破败的小木屋,房檐四周挂着白色的陵帐,屋内隐隐有哭声传来,我向屋里走去,只见一位穿着白衣,脚踏木鞋的高大男子坐在床边,呆呆地望着前方,脸上满是悲痛深沉之色。突然他起身向门外走去,我跟随着他,他摇摇晃晃的走出去。走向山间树林,正当我想伸手扶住他时,他却顿住了,我绕过他向前看去,只见一块木板上刻着几个苍劲有力的字“亡妻王弗之墓”,我便明白为什么他满面沉痛。

只见苏轼蹲下身抚摸着木碑,口中喃喃道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昨晚,我竟梦到你了,你还和以前一样,总是在静静的听我说话,温柔鼓励我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。十年了!”一语尽了他便哈哈大笑起来,笑的张扬,笑的疯狂,笑的悲切,转眼泪已千行,我想,风雨十载,夜来幽梦,他应有无数话想对妻子说,但又不知从何说起,以至于“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”他起身向远方走去,渐渐消失在远方……

场景忽变,我又看到他穿一袭米色长袍,微微卷起袖子,坐在如水的夜光下,抬头仰望碧玉般的月亮,轻酌一杯酒,飘飘欲仙。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。”他伸手举着酒杯向月亮敬酒,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,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”举头饮酒,望向月亮,眼中满是对亲人的思念。却只是一杯一杯饮酒。

“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”愿这一生的梦,像苏轼一样,做的轰轰烈烈,无愧于内心,无愧于天地!

他,才华横溢,却怀才不遇;他,有情有义,却情路坎坷;他,刚正不阿,却命途多舛。苏轼的一生,就是一首华美壮丽的诗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