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梦人

时间:2019-09-17 10:00:26 | 作者:廖悦

雨从檐角落下,风在窗外横行。这样日子,本该伏窗品茗、临池赏荷,可耳畔却传来一阵不很协调的卖声。

倚在窗边,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,正推着一辆载满了番石榴的木板车,在对面檐前一边避雨,一边不停地叫卖着。夏天的风吹得很急,骤雨也下得很猛,他往墙壁处挪了挪,拍了拍被雨水打湿了的衣服,又揩了揩脸上的雨珠,停止了叫卖,怔怔地望着愈渐冷清的街道。

良久,雨稍稍小了,他绕过木板车,站在檐前,伸出手试探着雨的大小,又四下张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。他无奈地退了回来。

出于同情,我便打算下楼帮衬他。这时,雨也停了。

走过马路,行至眼前,才发现他身上那件灰色的T恤已经洗得发白,湿答答地贴在身上,不知是汗还是雨。他抬起头,与我四目相对,看我盯着他,有些不好意思地理了理衣。我轻声地说:“老板,我要三斤番石榴。”他显然很高兴,赶忙扯了袋子,装捡着。

发梢上的雨水顺着额角,滚落了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下来,落在了他那粗糙的手背上。那枯藤一般的双手,布满了岁月的沧桑。我不觉有些心酸。

很快,他把称好的番石榴递给了我,我付了钱,正想离去,雨却又下起来了。

他见我没带伞,便热情地留我避雨。我点点头,与他攀谈了起来。

他说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带上老伴一起去一趟云南。说到这儿,他脸上的笑意随之展开,眼角的皱纹愈加深了。我问:“那你的子女呢?”他笑了笑,说:“孩子刚刚毕业出来,不用我操心了,我也不想给他们增加额外的负担,我可以靠我自己。”庄稼人出身的他,半生积蓄都献给了子女供书教学,现在终于可以为自己活一次了。我看着他闪烁的眼神,不禁也为他高兴起来。

雨渐渐地小了,风也慢慢地停了,空气中还残留着淡淡的泥土气息。阳光洒落,照在他的脸上,竟是那么耀眼。

相遇何其短暂!

匆匆一别后,我便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有人说他回乡了,我想他是接他的老伴去了云南,圆了自己的梦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