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雨

时间:2019-03-10 12:04:46 | 作者:陈宇

雨夜。灯前。

我揉揉酸胀的眼睛,扭了扭写酸了的手腕。惨白的日光灯照在作业那令人憎恶的面目上。望着堆积如山的作业,我烦躁地想着:“这都什么时候了?怎么作业还有这么多?唉!”

我上下眼皮不听话地打起架来。我眼前已经浮现出我那温暖的床。我感觉我就像一块铁,而我的床则是一块巨大的吸铁石,它强大的磁场要把我吸过去了。

不!作业一定要写完!我心里一个很小的声音无力地挣扎着。哎,算了,还是发一下呆吧!休息一下再写也行。

屋内静悄悄的,窗外的雨声透过玻璃传了进来,带着新鲜的水汽,带着泥土和青草的香气。桌上的文竹仿佛也变得翠绿水嫩了一些,微微地摇动着,带着一丝仙气。

雨忽然下大了。雨打在屋檐上,发出清脆的敲击声;雨倾在土地上,传出潺潺的水流声;雨落在树叶上,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……《琵琶行》中有云“大弦嘈嘈如急雨,小弦切切如私语。嘈嘈切切错杂弹,大珠小珠落玉盘。”此刻的雨声正是“大珠小珠落玉盘”。

窗外的雨声带着小草的青翠,带着云朵的轻灵,带着千山与万壑,冲刷着我内心的浮尘,倦意顿消,头脑清醒,思绪翩跹。我仿佛看到“叶上初阳干宿雨,水面清圆,一一风荷举。”的朝气,仿佛看到“浮天水送无穷树,带雨云埋一半山。”的茫远,仿佛看到“落花人独立,微雨燕双飞。”使人略带伤感的春光……

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,我内心的思潮也停止了涌动。我此刻神清气爽,雨声洗去了我内心的烦躁。

我重新坐回书桌前,拿起笔,再一次披挂上阵,挑灯夜战,誓与作业再战三百回合,最好能“提作业之头掷于地上,其酒尚温。”

“嘀嗒,嘀嗒。”雨滴在檐前的青石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,余音袅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