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春节

时间:2019-03-01 10:19:23 | 作者:陈修齐

我家的春节,最隆重不过的就是除夕那天,因为除夕那天要拜坟年、祭祀祖先。早上八点整,爷爷、大伯、爸爸已经整装待发了,照爷爷的说法,我过了除夕这天就满12岁了,算是个大人了,作为陈氏家族新一代里唯一的男丁,该“挑担子”喽。这次是我第一次拜坟年。

沿着台阶,我们一行拾阶而上,“这么多的竹子呀,夏日里肯定很凉爽。”我一脸向往地说。“这些竹子可是宝贝呀!孩子,你知道咱们祖上是做什么营生的吗?”爷爷问道。我指着那些竹子说:“做竹子生意吗?卖毛竹?卖毛笋?”爷爷哈哈大笑起来,“这样的生意是小儿科啦,咱们的老祖宗可是拿毛竹做成黄宣纸呢,这可是个大营生啦!”“毛竹?纸?这……这两个可以吗?”我惊讶的脸上布满了不可思议。“当然可以喽,”爷爷自豪地说道,手指着远方的几座大山,“你太爷爷小的时候,这一片的山都是咱们家的呢!”……

终于到达了目的地,一片荒凉,满目坟茔,这就是我家的祖坟。爷爷开始摆置蜡烛、香炉、元宝,大伯和爸爸在清理松树上的一些枯枝,我则把早已准备好的鲜花献给我的祖先们。“亲戚或余悲,他人亦已歌。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死去何所道,托体同山阿。”望着袅袅升起的青烟,元宝燃烧的火光,“这不是封建迷信,这只是我们思念先人的一颗拳拳之心罢了。”我不禁想着。“今天我带了第35代玄孙来见各位老祖宗……”耳边是爷爷的喃喃之语,眼前是祖坟的肃穆之景,心中是后代的殷殷之情,我仿佛有点明白了除夕时刻来上坟的意义了。“来,给你的太爷爷、太奶奶鞠个躬。”爷爷的呼唤,让我从沉思中醒来,我恭恭敬敬地给太爷爷、太奶奶三鞠躬,感谢他们给了我们一个家,一个“根”。

远处的山林中,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爆竹声,一片腾云驾雾之象生成,此时没有哀乐遍地,没有号啕之声,没有痛哭流涕的人,有的,只是淡淡的哀思和深深的怀念,因为躺着的都是我们的“根”呐。回去的路上,我缠着爷爷讲古,讲我们这个家族的渊源,“咱们家也是从河南陈氏那里迁徙而来的。”“那为什么要迁徙呢?”“这个嘛,当时因为生活……”

爷爷的叙述,让我明白了岁月的沧桑,历史的变迁……腊月、除夕、正月……我的春节不仅仅是一个节日,它更有它的仪式感,更有它的传承与发展。因为我们是一个有“根”的民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