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的春晚

时间:2019-03-01 10:08:03 | 作者:林明弘

在门庭搬来梯子,挂上两盏大红灯笼,我拍手叫好,父亲也露出笑容。放远视角,村子里红红火火,我们迎来了隆重的春节。

说到春节,也就是过年,是我们自古以来的传统节日。甲骨文“年”的字形像一颗成熟的稻穗,寓意着丰收的日子。

春节习俗多种多样,贴春联便是这当中之一。这一风俗,咱们家更是注重。大年三十一大早,父亲就裁纸研墨,准备写春联了。半晌下来,父亲总算是收了最后一笔,又晾半晌,裹着一席“红袍”出了门槛,随后贴在门帘上,往下铺展开来。一压,就贴在门帘上了,显得更加喜庆。从父亲的言语中,原来春联是自古以来都是从右往左读的。我也试着读了一遍,又啧啧称赞一番,就跑去向邻里道喜了。

刚过晌午,在零星的爆竹声中,我们小孩儿或是抢过鞭炮夺门而出;又或是挨家挨户探头探脑,看邻里准备地怎样忙碌;又或是得来一兜儿花生糖,喜滋滋地满大街跑……我则热衷于一种长管子的鞭炮,一点火,导线刚烧尽,就蹦出一朵朵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烟花。我指挥着这些绚丽的花儿,使它们布满整个天空,让别人也与我一样高兴。

等到家家户户都飘出炊烟,我们也该回去了。一进门槛儿,一眼看中的是一桌秀色可餐的吃食。大人们正在准备祭祀,欢天喜地,问长道短。而我们小孩儿只顾着那桌上的东西。家里人觉察到我的心思,说:“这哪是你吃的东西,是阿太们的!”屋子里一派热闹的景象。

开饭了,十几双筷子一齐伸向餐盘,大有团圆之意。在桌上,人们或谈谈过去的阅历,或谈对未来的憧憬,有时又开个玩笑,于是大家脸上都洋溢出笑容。

酒足饭饱之际,我望见压岁包从长辈的口袋里请出。“不用得!不用得!”我推辞一番,可还是欢喜地接去了。这时,烟花放地更热烈了。我最喜欢这种场面,欢呼一阵,就去追那流星般下落的零星烟花了。

春节,中国的传统节日。它既有“总把新桃换旧符”的风俗,又有“一夜鱼龙舞”的欢乐气氛。对于我来说,年虽过,可过年的气氛,已经渗入了新一年的生活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