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味不曾缺席

时间:2019-03-01 09:51:23 | 作者:邵慧

大人,每逢春节,就开始思念曾经的年味儿,只有我和弟弟一头雾水,不明白大人口中的年味儿到底是什么。

大人脑海里回忆起的浓浓的年味儿是不是更加有趣呢?奶奶说,小时候的新春佳节,灯火辉煌,相互交晖映照,家家户户的亮光透过窗户,村落里也变得璀璨起来,简直美不胜收。如此的年味,我也慢慢地向往起来,目之所及点点灯光,这是一股年味儿,这点点灯光,应该就是家家户户团聚在一起守岁的味道。

我们的感官都是极其灵敏的,除了目之所及,我们的味蕾更是挑剔。中秋佳节的时候期待香甜的月饼,到了新春佳节满屋子的美味佳肴让我心驰神往。奶奶说,在她小时候,新春佳节足足可以兴奋好几个礼拜,一波波客人走了以后,还会有一些招待客人的美食留给我们这波小屁孩。我似懂非懂,或许在奶奶的记忆里,一年一度的饕餮盛宴,只有味蕾能记得住儿时的年味了吧?我听过一句话,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。

可是美食,何尝不是一种爱呢?春节延续的时间特别漫长,暖暖的阳光停留在时光里更显得静谧悠闲。从腊月二十四开始,春节的脚步就越来越近了。

米粉粿是江浙西部一带自制的美食。这米粉粿的创作过程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就是一种乐趣。从拌菜馅,揉面团到擀面皮,再到包米粿,看似繁杂的工序实际藏着一道道爱的心绪。一个个类似半月牙的米粿有趣极了,月牙的一边捏了好些许密密麻麻的小齿轮,又像是小女孩裙摆上精致的褶皱花边。我总想在面皮里多塞些美味的菜馅,可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把面皮塞得鼓鼓的,我的小手掌就不容易掌控。每每这个时候,奶奶会在一旁欣然微笑,我也会有几分骄傲。

春节真是一个遥远的、很难到达的目的地。终于挨到了大年三十,我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鞭炮糖果压岁钱。就像我不明白大人思念的年味是什么,大人也不明白我和弟弟掰着指头数日子,等待春节的莅临的焦急。做年夜饭又可以前前后后忙碌一天。父亲忙着粘贴对联,总把新桃换旧符,我和弟弟也能做个小跟班递递浆糊;母亲在则厨房里忙着准备年夜饭,奶奶就是掌勺大厨,屋子里笼罩着暖暖的气息,这就是年的味道吧?再迟一点,夜幕降临,烟花漫天,爆竹响彻云霄,这是春节的声音。这也是大人所思念的年味儿吧?

年的味道到底是什么,我还是不明白,但我想和奶奶说: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“年”不同。中国的年,不曾远离,也不会缺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