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之美

时间:2019-02-22 11:29:40 | 作者:李雅娟

“语言是一种琥珀。许多珍贵和绝妙的思想一直安全地保存在里面。”一块琥珀,历经了从古至今,无数四季轮回;一场语言,蕴含了人伦常理,一切自然生命的思想外衣。

那么,语言的魅力又在哪儿呢?语言就像一种说不清且道不明的玄物,在玄与玄之间,总会从中盛开一朵花。这朵花,无论是生于朽木之中,或是悬崖壁上,还是桥索板旁,更甚是石阶缝中,它都有一种独特的美——语言之美。

语言的美在于灵巧。正如行楷的通顺连贯,远比僵硬死板的正楷有活力。古时候,唐伯虎为老妇祝寿,提笔便写到“这个女人不是人”一言既出,老妇立马黑脸。“九天仙女下凡,偷来仙桃送至亲。”众人的脸瞬间灿烂如花。众人的心情跟随着语言的灵巧变化三起三落。我们不防把语言看作是有生命的,它具有感染力,灵活又巧妙。值得注意的是,用语需谨慎,不论是良言还是恶语,都可能励人于无声,伤人于无情。

语言的美在于智慧。国共两党谈判期间,国民党代表在以周恩来,王若飞为代表的中共代表团下理屈词穷,恼羞成怒地说:“和你们共产党谈判真是对牛弹琴!”“对,牛弹琴!”周总理巧妙地反击,充满机趣。语言的智慧不一定体现在长篇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大论,更表现在用字用词间,甚至是一个小小的标点符号,一个小小的停顿。就像名师笔下的国画,每一滴墨水的勾勒都是汗水的结晶,每一笔都富有生命的骨感。萨迪曾言:“因为有言语,你胜于野兽,若是语无伦次,野兽就胜于你。”可见,字词的构建是语言的智慧。

语言的美在于静默。而这“静”又该作何解释?有一个成语叫作“沉默是金”,有时候沉默会让人在宁静中收获更多。你可以静身倾听他人的语言,大自然的语言,仿佛蜻蜓掠过青草尖,细语在耳边轻绕。作家古龙说过“很少说话的人,说出来的话一般很有分量。”朱熹也道:“辞达则止,不贵多言”还有列夫托尔斯泰的“绳是长的好,话是短的好。”字里行间又阐述出沉默的另一种力量,这是静的修养,语言的朴素总会在少言中得到升华,倘若春水漾波澜,翠鸟鸣春色,在他人的脑海中形成的是更深刻感悟,更透彻的理解。

语言的美贯穿历史长河,从远古的甲骨文到现在的汉字,还有西方字母的形成演变,语言的美都在不断被挖掘,被探究,语言的美其实就在身旁伴我们成长。

一块好的琥珀,源于历史的沧桑历炼;一段悦人的语言,源于思想的磨砺锤炼。语言之美,无与伦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