俗世凡人

时间:2019-01-29 11:54:22 | 作者:袁浩悦

如何让浮躁的尘心沉静下来,像她一样,以平凡质朴的品格对脚下的土地报之以歌?

我曾在故乡小径的一隅,目睹过一树桂花的开败。米粒似的小花,丝毫没有令人惊艳的身姿,更没有与百花争奇斗妍的热情。就那么静静的,静静的把平凡的枝叶曝露在风尘里,把淡淡的芬芳无数次飘散在我的梦里……

我的奶奶生长在江苏,生于斯长于斯,且面容也如斯。难以想见的是,她慈祥和蔼的面貌下有着一颗坚毅的心。抗日战争时期,她在炮火中成长,在日本人惨无人道的大规模扫荡中,她学会了隐忍。而这隐忍又并非逆来顺受,她只是明白了,只有保全生命,才有涅槃重生的机会。

小时候,奶奶左手牵着我,右手提着菜篮。阳光洒进衣襟,她常年弯曲的背在一瞬间变得挺直,那时的我很害怕,害怕她不回头,就这么心怀孤勇地走下去。

可她也确实心怀孤勇过,在一个混沌的十年。

她曾在一所中学担任老师,收入不算富裕,但也还算可观,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。可在那之后的混沌年岁里,她的学生越来越少,以至于教室中空无一人。有别的企业找她,她只是静默地回绝。不为名利,她与讲台相伴一生。

我曾细细数过奶奶手掌的脉络,生活的粗粝将这双牵过我的手磨钝了。在我锲而不舍的追问下,她只是沉静着,继续用这双枯瘦的双手抚摸我的发梢,一如往昔,她疼我那样。

生活的粗粝将人磨钝了,自然的风霜将花折断了。生命的变迁里,唯有美好不曾远去,唯有质朴耐得过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严寒。

我所闻所感的一切美好绽放,都是枯木青叶在舔舐伤口。你的一切美好,我都曾见到。一切罹难,我都难以预见。那压弯满树枝叶的负累,在满树繁花中淡隐。令人唏嘘的苦难,来源于寂寞的心殇。令人惊羡的辉煌,来源于孤寂后惊艳绽放。

“何须浅碧深红色,自是花中第一流”桂花的开败只一瞬光景,寂静的芳香直沁心底。不欲与名花争艳,不愿随俗浮沉。在不为人知的一隅之地独自绽放,只有风的低语,云的飘移,才能将这份静默,独留在世间,沉淀在心里。

世人皆道牡丹“竞夸天下双无绝,独立人间第一香。”牡丹固然惊艳,芬芳长存世间。桂花与之争艳,确实略逊一筹。但花开之际,不过一时之景。色淡香浓、迹远品高的桂花在时间的沉淀下更为芬芳馥郁,独具一格。在我看来,桂花无疑是“花中第一流”。

伟大的诗人屈原也曾眷恋香草名花,他在《离骚》中用尽淋漓笔墨颂扬名花的君子之德,却独独忽略了桂花。桂花之德,不似名花的颇负盛名,却独有一番平凡质朴。

独立不移却不甘寂寞,芬芳馥郁却坚定执着,万种风情皆融于质朴余香之韵。在尘世的喧嚣中沉寂,不愿染是与非,不愿随俗浮沉。这是它的一生冷暖,亦是我的离合悲欢。

我的奶奶平凡一生,甘做一株桂花,独守一份寂寞,悠品一份淡然,笑看庭前花开花落、远眺云卷云舒,一颗清奇之心纯粹自然。我呢?如何让浮躁的尘心沉静下来,像她一样,以平凡质朴的品格对脚下的土地报之以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