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一景

时间:2019-01-14 11:19:08 | 作者:李宙峰

亭亭玉立真君子,铮铮铁骨好男儿。

——题记

我们的校园像鲁迅的百草园一样,“树树皆秋色”。可令我最迷恋的还是那高大的银杏树。

站在窗口向外望去,望着它,它仿佛一支利剑,直插云霄。它又像开天辟地的盘古,屹立在这天地之间,要与天公试比高。当学业压在我脑袋上时,它又像一缕清风,吹走笼罩我的雾霭。经过清水的洗涤,它越发青翠,如同经过人生的磨炼,痛苦的回忆,那些被他笼罩下的弱小生命,显得更加生机勃勃。晚上,它还像一座灯塔,我仿佛是一只迷航的小船,在它的带领下越发孤独。

信步走到银杏树下,那茂密的树枝和叶子将天空遮住,而那空出来的白色不规则圆点,像是那星空中点点尘埃。拉远距离,却又发现顶上光秃秃的树枝似老人的头发。有些叶子依然在树枝上,但心却已经不在,泛黄的边边是它在诉说时空的罪恶。还有些枯的、残的,那被小虫子吃了的空白部分,像是天然的艺术品,然而谁也不知它那背后的痛苦。更有已经落下的叶子,全身已经变黄,褶皱又似是老人的脸,那一道又一道皱纹之间包含的是无尽的思念。银杏树全身无味,正像它的身份,虽毫不起眼,是药用和观赏的大户。正是:

信步移情狂意起,望却迷离乱人心。若思故园青竹去,却道忆乡敬宾来。

秋日的清晨,薄薄的雾围绕着银杏树,衬托出梦幻的感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觉,仿佛只有童话中才能见到。它像灰姑娘的王子门口的树,见证着他们的爱情;它又像雕刻成皮诺曹的木头,无时无刻在观察着皮诺曹的谎言;它更像小红帽那片森林的大树,保护着小红帽和她的奶奶。

黄昏中,太阳即将落山,但还是要留给人们最后的余光,银杏树上的太阳,组成了一幅壮美的画面,太阳插在银杏树上,好像一只大雪糕,天慢慢黑了,像被一风大手遮住,这若大的雪糕也摆摇欲坠,这悠悠一抹斜阳熬尽了它的气数,把这苦命的活交给了月亮。

冬雪中的银杏树更加挺拔,早晨,我们坐在窗前,烧着热乎乎的暖气,穿着雪绒绒的皮袄,而它呢,一丝不挂耸立在外头,陪伴它的只剩下漫天气舞的小雪花。正是:

晴初梦幻想连翩,日终斜阳放金山。冬雪怨怨留清白,两影竖竖成威名。

银杏树的一生很短暂,但它却活出了生命的色彩,一个人有很多不同,谁能从出生的样子看到将来,人们常说:“从小看大”。可我认为不是,谁说人不会改变。李白、孟子小时候不也让父母操心吗?牛顿、爱因斯坦生下来就是天才吗?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倘若不是孙权因庞统长相丑而不肯选用,怎能让蜀国强大。不鸣则己,一鸣惊人,怎能低调过人生。正是:

短命年华谁知苦,狼狈一生何能为?清平如水静似霜,谁能看脸识才华。

这就是我们校园的银杏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