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

时间:2018-11-19 12:57:01 | 作者:李清扬

雨水和命运一样,到来的时候都是悄无声息的。

一开始是几声稀疏的滴滴答答,片刻之后就密集得分不出雨点落地的先后顺序。自由落体的雨点不管地面上尚有多少裸着头顶不知所措的生命,一股脑儿地这么掉下来,砸在人的脸上、衣服上,没有几下子就透心儿凉了。

家长里短的唠嗑停下了,孩子们的吵闹也渐渐听不见了。灰蒙蒙的云悄无声息却又不容反抗地推进阵线,没有多大一会儿便笼罩了整个穹顶。草木原本还能勉力维持着笔直的身体,可没过一会儿就不得不向狂风低头。雨借风势,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锐利的刀,划在窗户上,留下一道一道的痕迹。

我坐在这窗户围成的安全区,透过玻璃看着雨点狂笑着尖叫着前赴后继,似乎一定要撕裂这透明的屏障,将凭借它们保护的人和物也摆布得失去还手的力气。

所幸还有这一扇窗。窗外风雨交加,窗里静谧安详。我望向窗外。我看到风雨仍旧肆虐。树干顶端细弱的枝条被大风吹起,裹在滂沱大雨里,被毫不留情地打击着,但它仍拼命昂起头。叶子在风雨的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打击下飘飞在空中,即使无所依靠,它们也仍试图落在自己母体的脚下。

我看到花朵失去了往日骄矜的样子,腰身不再曼妙,脸颊也不再娇俏。风雨卸掉了花朵明丽的妆容,但素颜朝天的花朵却多了浓妆艳抹时没有的气度。我看见花朵用脊梁挡着倾盆大雨,承受着重若千钧的压力仍未匍匐。我想,雨过天晴之时,它定会以最美好的身姿站成最动人的样子。

我看到有个人逆风前进,他的衣服已经全都湿透了,但他却紧紧抱着什么东西。我看不清他究竟抱着什么,但我猜想那东西一定无比珍贵,珍贵到足以让他放弃窗户里的暖意融融而只身冒雨前行。

窗外风雨依旧,窗内温暖如春。我拿起笔,听着耳畔的雨声,挥去头脑中盘桓许久的错综复杂的关于命运的不切实际的思绪,转而继续专注于曾经不愿多看一眼的试卷。

窗外一片喧嚣,窗内时钟嘀嗒。在秒针的嘀嗒声和笔尖的刷刷声里,我进入了忘我的状态。我相信,那一直深藏在心中的梦想,将支持我冲破前方路上的风风雨雨,走向那光明的一直期待着的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