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采让我如此美丽

时间:2018-11-19 12:05:28 | 作者:刘芷彤

“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。”——张潮《幽梦影》

大千世界,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。文采造就了我的美,提笔留芳,荡气回肠,阅随心动,韶黯由己。

正是文采,才使我在无形中徒添了美。同学们对我评价,则是才华横溢,学富五车的。

每每周末,我都会带上笔记本,去往清幽之所在,记下每日所得所感。当我遇事不济,遭遇挫折时,便有“独沧然而涕下”之感;当我偶然间或留意时,把握住了一个个成功的机会,便有“天上一轮才捧出,人间万姓仰头看”的欣喜之感;每当夜深人静,忆起寂寥之悲,便有“醒时幽怨同谁诉,衰草寒烟无限情”的悲凉之感;而又每当我又获佳绩时,心情是得意自豪的,便有“天生我才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”的飘飘然。

不同的心境,留下的,或又是不同的文采,造就成我不一样的美丽。

童年的天真烂漫,童真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快乐,看《红楼梦》,只是认为里面大观园的满目琳琅,贾府的金碧辉煌让我很是羡慕。贾宝玉的贪玩,让我感到甚是好笑,更多的,还是对丰腴滋润的那种生活的憧憬;而现在,则是对一个大家族的式微而感到悲凉。对作者曹雪芹自身生活中的“红楼剪影”的逝去而感到惋惜,更多的,还是看破红尘的淡然。

而忽逢下雨,正当他人抱怨起伞的有无时,我却赏析起雨来——蒋捷的《虞美人·听雨》中写道“少年听雨歌楼上,红烛昏罗帐。壮年听雨客舟中,江阔云低,断雁叫西风。而今听雨僧庐下,鬓已星星也。”随境的心势,悲欢离合,聚散匆匆,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?叹如今,形单影只,无人问津。

风雪依稀秋白发尾,灯火葳蕤揉皱你眼眉,假作汝舍泪,假作老去我能陪?世间至亲之情,亲情,便是时刻惦记着的母亲,南风过境,春风十里,不如你。

阅随心动,韶黯由己,纷纷扰扰间,文采造就了我的美,倚今回首,带笑含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