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一个老家

时间:2018-11-17 10:30:04 | 作者:田钰瑾

总觉得人们普遍认为,父亲的故乡才是老家,母亲的故乡没有什么意义。但于我而言,我却想把妈妈的故乡也称为老家。

欧阳修说:“峰回路转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”我说:“峰回路转,有村庄落于山沟之上者,中沃泉村也。”“中沃泉村者,姥姥家也。”

小时不懂事,现在想来,那里的环境真是棒,四面环山,没有大路的尘土飞扬。我好像也更愿意在姥姥家待,因为那儿有吃不完的零食,还有同龄的玩伴。我童年在姥姥家的生活,真可以羡煞旁人。

早上,不睡过十点就是不正常。起床后,还有人人爱吃的方便面作为早餐。喷香喷香的,呲溜呲溜的,真好吃。之后,怀揣一大包“卫龙”辣条跑到村头芸姐姐家里玩。吹着风扇、看着电视,在铺有凉席的床上玩过家家,在破旧的电子琴上弹着《茉莉花》。一个人眉飞色舞地弹,一个人兴致勃勃地跳。那样的日子没有尽头。每天饭后,还会有一个冰淇淋融化在我的肚子里。

下午的太阳狠狠地晒在我们光洁的皮肤上,我们在广场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上穿着劣质“旱冰鞋”翩翩起舞,在堆起的暗红色长椅边玩捉迷藏。若有哪家的孩子不睡觉,家长陪同出来,总会向我们打声招呼:“去凉下玩,别晒着。”我们相视一笑,依旧玩自己的。

我竟也不知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结束的,转眼间,只记得现在的景象了。

我在副驾驶坐着,在回姥姥家的路上,重新审视了这个村落:它在山沟之间,冬暖夏凉;它在一个门口立着“国家电网”的字样的工厂右边,在一条小溪对面,在有机灵芝种植基地的左边。

路过“国家电网”后,便能依稀透过栅栏看到村里的广场,还是那个样子,真好;驶入村中的水泥路,还是有人坐在石墩上聊天,真好;下车后,还有人说:“小钰,放假回来啦?”真好!

看姥姥姥爷还迈着稳健的步伐忙里忙外,真好;看屋里的麻将桌周围站满了人,真好;连村对面的小溪还那么清澈,真好。

我看着这个不仅没有萧条,还愈发美丽的村庄,笑了。我想,“黄发垂髫,并怡然自乐”是这个村庄,也是我的老家,此刻最美的写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