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乡

时间:2018-11-12 12:07:19 | 作者:王谈

我的故乡是一个小小的村庄,而且有些偏僻,是一个古村,但没有什么名气。但在我眼时里,故乡有一种古典的美。

那些年代久远的青砖瓦被毫发无损地保留了下来。还有那朱红色的大门,绿绣斑点的铜环。门上的那红漆因为不停地被风吹日晒,显得有些斑驳了,不过铜环保存得还比较完整。那铜环的形状大部分都是用狮子头的样子,双目很大,非常神气。

在故乡的有些院子里,经常会有一小块园地,上面种满了大白菜或是茄子。抬头一看,屋梁上还挂着一串串咸鱼干和被风吹干的柿瓶,那些唧唧喳喳的燕子还在屋,梁下搭了窝。院子还晒着红薯。窗户全部都是木质的,被漆成了乌黑的颜色。还老一些的木窗上还可以看到上面的层层糊纸,看作那种泛黄的颜色,好像想起了古代。

最舒适的时候是在盛夏的晚上。搬一张超大的椅子和一个小木桌出来放在葡萄架下,在旁边的小木桌上摆些甜点,放九个水果。躺在椅子上摇着蒲扇,悠闲地啃着香甜的水果,看着空中的星星及一轮弯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月。让人产生无限联想,看着空中的星星及一轮弯月。让人产生无限联想。

我还隐隐约约记得春天,在巷子的瓦墙以及石头围成的墙上,常常会有一枝红杏伸出墙来。在墙脚边是三四片湿漉漉的绿苔,在门槛外,有一只正打着盹儿的大黄狗。

有时推开那些“吱吱”作响的旧门时,总会发现几位老人面容慈祥地坐在各自的竹木椅上,享受着那暖暖的日光浴。她们身上穿着用蓝色布料做的衣服,上面还绣了点点红花。她们那稀疏的白发盘成一小团,并用钗子别住。

我还记得黄昏时从屋中升出的炊烟。我每次站在半山脚爱才如腰上,远远地看着从自家烟囱升起了烟。烟如果一会儿淡一会儿浓,就说明母亲在边烧饭边在菜院里忙碌着拣菜。如果炊烟均匀地往上升,说明一定是父亲从田里回来了帮母亲在灶前烧火。

一离开故乡就是一,二年,故乡变之许多,再也不是原来那个古典的故乡了。那青砖的瓦房,深远的小巷,统统变成了美好的回忆。现在也只能回顾过去了,怀念故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