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你真的很幸福

时间:2018-11-03 11:04:57 | 作者:刘溁颖

窗外的雨,兴许是懂了人的心绪,豆粒般的雨滴往窗上胡乱地砸。我指尖点着沾了雨的玻璃,冷冽的凉意顺着指节一丝一缕地钻入心扉,寒意顿起。这股凉意应是被苦莲子染了味,干又苦,尝点儿就能让人涩得发酸。蛮横的泪冲眶,如决堤。这雨,又勾起了回忆。

太奶奶去的早,我从没见过她老人家,因此在梦中遇见她时,一团轻雾总是笼在太奶奶面上,看不清,瞧不实。而太爷爷则独自留在了世上,他似乎颇为不满,时不时嘟囔,埋怨太奶奶为什么不带着他一起走。我听着只是无言地笑笑,不出声。

春季中旬的一天,雨下得很急,一股脑全倾盆泼了下来,不痛快就不停手。在别家的我见了这滂沱的雨势,急冲冲地向主人家借了把伞,顺着泥泞的路飞奔回家。太爷爷颤巍巍地拄着拐杖立在雨中,撑着把老旧的雨伞。老人家年纪大了,多多少少有些无法根除的老毛病,一变天腿脚便疼得厉害。当下立在雨里,虽说有伞,但是噼啪溅起的大朵雨花还是浸湿了裤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脚。我两步并作一步赶忙冲过去扶着老人家往屋里走,他不从。我大声道:“太爷爷!赶快进屋啊,这下了雨,您的老毛病又会犯的!”太爷爷朝我转了转浑浊的眼睛,笑呵道:“不碍事,不碍事,你太奶奶要来接我了,我站这儿让你太奶奶好好儿看看,可别接错了人。”老人笑着,眺望着灰天,却有些哽咽,干瘪枯槁带有厚茧的拇指艰难地蹭了蹭伞杆上的铁锈。我静默许久,劝道:“太爷爷,咱们先进屋。”老人家借着我的力,晃进了屋。不久,天放晴了,大片厚重的黑云散了去,显露出纤尘不染高邈的碧天。太爷爷躺在屋内,老人家说他累了。

傍晚,没有璀璨绚烂的晚霞。又是雨,来的却无声息。

灵堂里的抽噎声冲破耳膜,钻进耳内。我捂着发红的眼眶,涩意像带刺的藤条,紧紧地缠着我,不留一丝喘息的余力,疼得抽搐。

此后下了雨,我总会撑着伞,在雨中立上片刻。雨滴模糊地勾描出两位老人的背影,他们彼此搀扶着,佝偻着腰,走向远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