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:2018-11-01 11:15:46 | 作者:茹冠宾

蝉雨时,夜幕就好像化成了淡墨色一样。隔着窗户,我仿佛同城市一起模糊在这场雨里。只因为窗外一闪又一闪的路灯,我才得以隐隐约约地看到路边的风景。

早上,弟弟一不小心将爸爸房里的那扇台灯摔坏了。爸爸知道的时候,脸上一股的怒气。他大声地训斥着弟弟。我看见了,心里头很是有些吃惊。平时对弟弟十分疼爱的他,却为了一台老旧的不起眼的台灯去责骂弟弟。看见弟弟哭得那么伤心,我和妈妈心里都不好受。

那扇台灯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有了。台灯的表面十分简易,有着一种上个世纪年代的味道。绿色的灯盖,经过岁月的打磨显得暗淡了许多。可是我却总能听到爸爸说:“这盏台灯以前是十分翠绿的,很好看……”他一边说着,眼睛里透出一种我怎么读也不出来的情感。

看着他仍然恼火的样子,嘴里还吐出严厉又让人讨厌的语气,而妈妈却在一旁默不作声,我终于忍不住了,上前与他评理:“不过是一盏台灯,你有何必这样大发雷霆呢?”但是爸爸却没有理睬我。我继续与他理论,他却愈生气,对我大吼:“你小孩子懂什么!”他说完这句话,我也变得很生气。扭头进我房间里。这时,外面的雨是越下越大,路灯被雨水冲打着,闪动变得迟钝。我困惑、哽咽、低泣。我仿佛变成一条鱼,沉入了这个冰冷的“池”里。爸爸的行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为很是让我不解,我甚至开始有些厌恶。

过了许久,爸爸进了我的房间。我看见他时,他脸上的怒气少了许多,看来他冷静了不少。他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我旁边。我将身子挪开,表明我不想和他说话。我的心情,就好像窗外的雨一样冷淡。

“那个台灯是奶奶卖给我的,”他说了一句,我因为好奇,放下了心中的冷淡,“我很小的时候就很想要这样一盏台灯,看着别人家都有台灯,在灯光下写作业,感觉真的很好。但是当时家里穷,一盏台灯很贵的。你奶奶她,为了我有好的环境读书,千辛万苦地攒钱。记得有一次,她将自己的手都磨破了,还往田里去干活。可以说,那盏台灯,是你奶奶用汗水换来的。”只见爸爸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,我仿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奶奶的影子:一个母亲吃苦耐劳,为了自己的孩子有更好的学习环境而四处奔忙。

原来,是我误会了爸爸。

第二天,我发现桌角有个地方还有一块台灯的碎片。可能是妈妈没有打扫完的。看着这块碎片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。死物是没有它的意义的,但是如果我们赋予了它某种象征,它便是“活”的。

“滴答,滴答……”,外的雨渐渐停了。窗外的世界,变得清晰起来。我抬头望去,那盏路灯不再一闪一闪的了。它有照亮了这个城市的一角。你是否想过,它也许还照亮了某些人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