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忘的一次爬山

时间:2018-11-01 10:49:12 | 作者:杨冠宇

一个星期天,我和爸爸妈妈决定去爬山。我们对已爬了多次海拔较低的莲花山与大南山已有点乏趣了,于是选择挑战海拔高一点的塘朗山。迎着初升的太阳,我们斗志昂扬地出发了。

不久,我们来到了山脚下。我抬头往山上望去,山上那成片的树木是那样的绿,绿的生机勃勃,好似给塘朗山披上了一件碧绿的大衣。山顶上有一层薄薄的雾,飘逸地有点让人儿捉摸不透,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山尖儿。我猜呀,肯定是山姑娘害了羞,叫旁边好心的云朵给她戴上一层面纱呢。

登塘朗山有两条道路。一条是盘山公路,平坦宽阔,沿路鸟语花香,空气清新,但行程远了许多。另一条是登山小道,树根盘绕,杂草丛生,石阶林立,陡峭得让人喘不过气来,但行程大大缩短。

我们为了安全起见,决定走盘山公路上山。盘山路上清爽的风儿从我身上吹过,好似把薄荷油涂了满身,很是舒爽。路边长了许多高大的树木,似一根根擎天柱,也好似一名名护卫,展开的树杈宛如张开的大手为我们遮档太阳,护送着我们前进;树底下有许多小草,绿油油的,风儿轻轻拂过,小草也随风摆动,跳起了舞蹈,也像一条条绿色的绸带;草间还混杂了一些不知名的小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野花,五彩缤纷,那绽放了花儿真美,看上像各色各样的仙子在一起进行着选美大赛呢;树梢上还有许多小精灵——小鸟儿,“唧唧,喳喳”地叫着,处处卖弄着它那天籁之音。这一切是那样的和谐,毫无违和感,周围宛如一张灵动满是生气的画卷。

我们在盘山公路上转了又转,却还在半山腰。我心急地想:这样走下去,什么时候才能到山顶。真可谓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”一条登山小道出现在我面前,小道可比大道快多了呀!我用央求的眼神看着爸爸妈妈,他们也看穿我的心思便同意了。

小道上急陡的石阶让我的脚已经灌满了铅似的寸步难行,时不时停了下来大口的喘着气。快到山顶时,有一段布满乱石和树根的陡坡路,我狼狈地手脚并用,不料被一根树根绊了一下,脚一软,膝盖碰到了石头。我惊呼一声,妈妈迅速的拉起我。我的膝盖擦伤了并流出了鲜血,痛极了。泪水在我眼睛里打转。妈妈给我涂了药油,贴了创口贴可算止住了血。在爸爸妈妈的鼓励下,我继续走上了登顶之路。

在塘朗山山顶上遥望远方,将罗湖、福田、南山三区的美景尽收眼底。

凉凉的山风淡化了我的疼痛,但却无法淡化我登山的热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