流年的夏

时间:2018-10-15 10:47:34 | 作者:杨闪闪

夏季,无论在哪儿,都像一个淘气的孩童,大大咧咧,毫无忌惮;只是,岁月的夏,却又一次一次地哀愁着。掩饰不住的惆怅,彷徨与莫名地失措。我的征途很长很陌生。走上这条路,不过是想经历途中的四季更替与岁月里的无数个“夏”,这流年的夏蕴。

夏季,葱郁的绿饱尽眼球,看不尽的盎然。无论是烂漫的花丛,还是静谧的夜晚,感到的是无尽的热,无尽的干燥与无尽的夏地肆虐。

阳光是夏的守护神,安详地普照着,比平时烈几分,也更加炽热。跳跃游走的气流在阳光扫射过的窗口的墙上歌唱着,温暖与炎热并存。

雨落的时候,已将近后半夏。在半夏里,总会想起悄然逝去的时光,犹在黄昏的时候。成片的火烧云斜斜地倚在西边的半空中,像身着作文https://wWw.ZuoWenwang.Net/长袍的女子,低低的诉着愁绪。那时,就算不出门,也能在院里看到很远很远的云海和被染遍的半边天。于是,在葱郁缀满花的槐树下飘出一缕一缕夹杂清香的回忆。

然而,雨大落时,便由不得惆怅的涌动。说夏季的雨,是墨蓝、深黑、灰白或杂乱。虽然有时会看到橙色与黯然的紫。夏雨,常以劲力的风做陪衬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毫无防备的大雨倾盆。一瞬间压下那狂躁的热风,与不安的气流。

流年的夏,未至的夏,总感觉不同的是时光的蹉跎。

夜,将一堆被散落的珍珠包裹,将这个世界包裹,有望不穿的压抑,有莫名的失措伤感,也有逃离时的彷徨。

夏季,那流年的夏季,像遮了纱的上一秒,静静地沉睡着,安然于只有在上一秒之前的梦里。